本网站已不兼容IE9及以下版本,推荐使用 搜狗浏览器 360浏览器 谷歌Chrome浏览器

(本文由机器翻译,译文结果会有误差,如若发现错误请及时联系在线客服修正,感谢   技术支持:科大讯飞)

李春瑜:悟空投资有一个重要的原创的叫熵控网络投研体系,我也很好奇,什么是熵控网络投研体系?

鲍际刚:这个是这样的,就是我们在研究整个经济体系和股市体系的时候,我们因为也回到说2008年这样一个应急刺激影响我们,那我们就想说什么东西,能够来同构我们这个经济系统和股市系统,找到一个更好的工具,所以我们就去找,然后熵这个东西

我们分成叫熵控网络,首先熵是什么呢?是对系统状态的度量这样一个体系,它一方面熵从当时的热力学熵到后来的玻尔兹曼统计熵,到后来香农的信息熵,其实发展了比较长的时间的一个路程,但是最重要的问题是熵锁定这个世界最基本的本质属性,比如说熵增定理,封闭条下单调递增等等,我们这个世界离不开这个最基本定义。当年爱因斯坦说我们这个世界有两个可能是不会被改变和突破的,牛顿力学可能会被相对论等等来去改变修正优化,但是熵这个本质不会被突破,就是这个宇宙我们所生存的这个宇宙的熵增定律它是不会被改变,这是热力学第二定律,所以它从这个角度它非常本质。
所以我们来锁定这个世界的时候去认识的时候,最本质的东西不会被改变,所以你认为你不会出现大的偏差,这是我们刚才说熵本身的路,另外到了香农信息熵的时候,整个信息论的发展提供了非常完整完善、庞杂体系的一个数学量化的体系,那然后包括后来发展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都跟这个题都有直接关系。

那到了这个里面以后,我们是用熵作为系统研究的一种方式,所以悟空总的看法它是系统论,它会从一个全局的角度去讨论问题,这就是我们用熵来定性刻画,定量刻画。

那具体又会把网络这个名字带进来,所有的问题都是个系统,我们怎么去研究这个系统,我们用网络的方式作为带入研究的一种方式,因为从1999年1998年包括小世界网络,若大家都知道的六度空间,其实就小世界网络和包括网络的竞争性网络的幂律分布等等,其实都是网络科学里面这10年20年的一个高速发展,带来了整个世界的变化。

其实我们用网络的方式作为系统性,带入研究,我们这个股市系统经济系统甚至社会系统,所以我们也写了一本叫《熵控网络》,写这个网络红利,都说我们用另外一个视角来同构我们处于的这个世界,看看那个些基础理论能不能解释我们现在处于的这个世界,所以它的核心都是我们的系统论指导思想,我们数学的指导思想,定性的指导思想,而且这个东西非常的本质,它是第一性。我们在这个路上走的远一点,不会偏差太大,不然你会锁定不了本质的时候,它可能会走到歧路上,就会出现比较大的偏差,这就是我们整个理论体系。那这个体系里面,比如说包括我们做行业比较行业研究的时候,我们都是用网络这种方式网络图的方式来做比较,各种数据拿进来去做比较,这是我们整个研究体系,我们把这个。

李春瑜:什么时候开始有建这个体系的想法,什么时候把它建成?

鲍际刚:从2009年开始。

李春瑜:然后一直在用。

鲍际刚:一直我们去学习熵,然后我们还有一个夏老师是我们叫他清华大学的,也是我们南开的数学博士,清华博士当导师,他一直做信息论,后来他又做这个人工智能深度学习,也跟机缘有关系,我们有机会比较近距离的经常去讨论这样的问题,我是在一个学习的角度去学习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在学校的时候也接触这样的一些东西,那觉得说这样一些这样一个系统性的认识方式和定量数学科化的一种系统,对我们认识这个股市系统会有比较大的帮助,包括我们的量化择时体系,行业比较,包括我们讲的这个风控体系,我们的行业集中股票分散都是利用了熵的分层可加性,来做这样一个投资安排的。

李春瑜:你们有没有去总结过悟空投资,包括这种熵控网络投研体系,咱最底层的投资哲学是什么?

鲍际刚:首先第一个问题就是刚才李总你问得很好,就是悟空它的特点就是系统论,这个系统论其实是把风险和收益放在一起去讨论的,它不是只讨论收益的问题,因为我们大多数从人性的角度讲,大多数投资者都是要赚大钱赚快钱,基本上这是人性的基本特征,那同时我们说投资必须考虑风险,如果我们作为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把风险和收益安排在一起去讨论的时候,我觉得是更加必要的,然后我们把风险压缩成一维变成风险收益比,那就回到刚才说的这种概率上的问题,如何在能够控制住风险的条件下实现收益的最大化,这是我们的基本研究课题。

 

所以这个理念就是说我们要在概率推算的情况下讨论我们的风险收益比,然后合理的条件下我们才做我们的整个投资投资安排,包括你的策略安排,你的行业安排,那也结合当然我们对世界未来的看法,其实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其实就在风险和收益上能不能同层次的安排,所以我们在考虑系统性风险,因为悟空也做择时,我2008年躲过去,2015年我们控制住了,2018年我们也控制住了,就是我们的择时系统还是很多量化的体系,能够帮我们做一些选择。


另外一个比如说我们在行业安排上,我们叫行业集中,股票分散实是利用了这个系统的分层,熵它就讲分层,但是它具有可加性,如果我的股票组合一般人你是看不明白我的组合,不知道组合是什么,其实它在上升到行业层面的时候,它是有比较高的一个行业集中的,行业集中里面我们又在底层的体现出了股票分散。

李春瑜:你要把这个理念讲给一些个人投资者听,我估计比较难,他蛮费劲的要去理解你这个东西。

鲍际刚:一个是我觉得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时间,我们用站在非常高深的角度复杂作角讨论这个问题,其实也没那么多必要。

李春瑜:有没有会出现说你真的是跟客户去讲你这个熵控网络投研体系的时候,人家听不懂。

鲍际刚:会有这种情景。

李春瑜:你会继续讲吗,还是算了我不跟你讲,他肯定说我不想听了我要走了。

鲍际刚:我觉得还是他有知识基础,他愿意跟我们讨论说我觉得我没有问题,我可以去讨论,但是我们在这种比如说我们俩现在之间去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讨论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将来我们去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是说你如果关心,因为网上都会有朋友或者跟我们一起做讨论学习,那我还是愿意去做讨论的。

李春瑜:好,我们那讲到这个人才队伍是吧?我们在讲这个投控你们有独特的体系,风控,然后呢,我觉得如果是没有一个很好的一个风控的理念和风控的一个系统体系,并且能够坚持去执行,其实你很难躲过这十几二十年,很多的这样的一个大的股灾。

鲍际刚:对。

李春瑜:回头看回头看,就是说可能也会有些运气的成分,可能就像你说的,可能他好像也不完全只是个运气,你怎么看你的公司的风控?

鲍际刚:我觉得首先来说可能跟比如说李总前面问我这个问题,跟我们学数学有关系,跟我们投资,这个十年前我们就讲说量化分析深度理性市场,跟我的从业经历有关系,我们一直强调就是说骨子里就是要去做绝对的正收益,这不是做相对收益,因为客户他需要赚钱,我们的生存基础是客户能赚钱我们才能生存下来,这个很关键,就是你的从业经历,你的行业怎么走过来的,你的这个人生怎么走过来的,你的学习怎么走过来的,甚至你的性格怎么在这过程养成的,我觉得跟这个是有关系的,你说运气也是有的,也有的。但是我们其实更加重要,认识到这个问题重不重要,如果它很重要,那你应该建立理论体系,然后沿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

李春瑜:举个例子,我们跟很多的私募大佬都谈过,比如说2007年的时候,当时行情很好,你空仓吧,客户会骂你,说你看你这个股市天天涨,对吧?你就不挣钱,你还空仓,然后跌下来的时候客户也会找你,对吧?你说你这个怎么还不斩仓,对吧?万一跌的更多怎么办?就你每一次实际上都会面临很多外在的一种压力,你怎么去跟客户沟通?

鲍际刚:我觉得首先每一次的大的波动里面它都有不同的内容,但是它的共性里面,其实我们有一个量化部分,我们专门讨论了,就是说人的情绪的问题,行为金融学里面我们也跟踪了十年,其实对人本身对这个市场影响是非常重大的,这是我们量化体系里面一个比较重要的。还有我们用我们的这个和熵系统,还有我们的比如说信息扩散度,也是用熵的角度来度量着市场状态的,因为这种信息扩散的情况它包含了很多内容,你如何做历史比较,比如说2018年也好,比如说2015年也好,比如说2008年也好,毕竟面临着不同的内在因素,但所体现出来的东西它一定有共同的属性,这个时候需要我们把不同的因素剥离出去,找到那个共同的信息的部分来做我们的度量,所以那个时候可以做历史比较的,因为你如果做历史比较的时候,你会发现说它总是有不同的要素在里面影响,不同的维度。
但是如果我们站在信息的角度去看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些维度是这个影响市场的本质,所以我们用这个做我们量化的基础,它可以做历史比较,我抽离那些偶然的内因的因素去看到底是什么,这是我们一个量化比较的角度。

当然是从刚才李总说的这个问题去看,每一次都不同,但是我是觉得说,比如说2007年这样一个背景里面,其实2007年新股发行制度跟现在是不同的,那个时候是你有多少钱,你种多少钱,你有两个亿,你中签率是1%,你就能种这么多。那回到这2007年,比如说七八月份,其实我们就开始空仓了,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中签率上升以后,你的收益率是非常高的,无风险收益,比如说中石油也好,,这个神华也好,甚至包括其他一些大公司,在上市过程中其实也是比较重要,因为你是无风险收益。☆所以那个时候为什么还要在市场顶部已经涨了十倍的情况,就搏这个风险收益比完全倒挂的一个市场呢,你不如去赚一个完全的风险收益非常高的一个东西,没有什么风险的一个市场,那比如说像中石油的公司,如果你中签字的话差不多能赚到一倍,或者说百分之七八十这样一个收益,你为什么要去搏那个完全风险收益倒挂的市场?所以我们要站在一个历史条件下,就看那个阶段里的风险收益比是什么?我们再去做我们的风险评估。当然我们也会出现说客户给我们的压力,但是总的来说你有没有做对是关键。☆

李春瑜:但是有时候客户会不会比较难沟通,因为的确这投资人他只关心收益,有没有回顾一下过去20年,让你最难忘的一个这个失败的一个教训?

鲍际刚:我觉得我们早期,因为我们比如说最早的选择茅台、章鱼币、苏宁,然后包括腾讯这样一些公司,其实给了我们很大的一个思想基础和一个盈利的基础。其实总的来说我们选择对了,这个大方向是没有问题的,那我们始终坚持这样,但是在中间过程中肯定也面临着市场不同的环境,不能也会出现刚才李总问的这样的问题,那这个问题对我们也构成了比较大的压力,但是我认为从整个团队的角度讲是我们必须要正面面对,尤其我的团队,除了我们老的以外,大多数都是我校招来的,他们必须经历这样一个心理过程,我觉得这个心理过程不见得是坏事,可能是好事,对团队成长来说,对所有的员工和所有的团队成员来说,我觉得是一个成长的必要,我们都要经历这样一些东西,我们不可能永远运气好,永远一帆风顺是不可能做到的。

李春瑜:那么印象深刻的会是哪些案例?

鲍际刚:如果是讲就是2015年这个时候,因为它经历了这个1.0、2.0甚至到2016年的熔断,这样一个持续的剧烈的波动的一个过程,对我们整个心智也是比较大的考验。因为像2008年这个过程当中,其实一个持续性的不断的向下的过程,然后一直从6000点走到3000点

李春瑜:一次性给你搞定。

鲍际刚:一年时间几乎没有上涨,其实很多投资人是最后死在那一波股灾,死在3000点上,因为从6000到3000点指数都有50%,其实个股已经跌了70%到80%了,很多人觉得这个还没见底,但是3000点稍微有一点点反弹,然后就跌到1600又腰斩了,所以这个对包括我们在海外市场国家都属于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所以我们能比较顺利地躲过去。那像2015年这种情景里面又有不同,它由于是高杠杆带来的这样一个市场,所以它冲击是反复冲击。

李春瑜:其实也是没见过。

鲍际刚:没见过,千股跌停没有见过的,你说这个市场里面给我们带来的这个影响冲击是比较大的。

李春瑜:熔断也没见过?

鲍际刚:对,所以我们可能回到了比如说我们的保守本色,或者说我们的整个技术量化手段,我们基本上扛过去了,顶过去了,现在2016年我们还是实现了绝对正收益,虽然熔断。

李春瑜:熔断那个时候会不会这个净值回收的比较大?

鲍际刚:还好我们大概回收了7.5%左右。

李春瑜:那很好。

鲍际刚:对,因为年底我们还是总体把仓位控制,这就是说总体来说我们还是坚持了一贯的看法,我们的量化的情况,如果我们自己的这个。

李春瑜:有睡不着吗那会?

鲍际刚:还好吧。

李春瑜:那么比如说现在你担心什么东西?

鲍际刚:其实我还是对全球的经济形势比较担心,全球的资本市场经济架构会比较担心,因为这个不是我们自己能够掌控的,那这个局面,如果出现了比较大的局面,那我觉得还是我们要想清楚看明白,做好准备的。

李春瑜:国内你担心什么?

鲍际刚:国内我觉得目前,因为在各个层面上相对来说,我是觉得进入一个逐渐平稳发展,更稳定和健康的一个局面,比如说过去我们GDP增速非常高,包括2008年以后,但是这里面潜在就是因为你的杠杆率总体负债率更高的一个状况,但是我们的经济结构,不断的修正,比如说这一个季度我们GDP是6.3,我们可能是说十年来二十几年来最低的一个GDP增速,但是这个经济增长可能未来是更加稳定,更加健康的一个增长方式,反过来说我觉得慢一点更好一点。对股市来说更好一点,因为我们原来大量的钱被投资,就是因为你GDP增长是依靠资本的大量资本投入,投资,被股市被房市房地产吸走了,所以股市没有钱,这个系统就是从哪里来到哪里,钱从什么地方来到去了哪里,钱来了这么多,因为你是这个出口部门积累大量外汇储备成了主要的印钞的推动力,但是慢慢这个基础消失以后,然后你的这个钱如果不再过多的投资,不再过度的房地产那股市一定会获得比较大的发展,所以前提是我们能有足够好的定力,真的房住不炒,真的不要那么多钱去做,那些大量的,相对效率低了一点工业投资可能就更好一些。

李春瑜:好的,那个跟鲍总也请教了很多的问题,也学习了很多鲍总的一些好的一些投资理念,我相信我们很多排排网的客户,对鲍总包对悟空投资会有更全面的一个了解,今天非常荣幸能请到鲍总做客我们春瑜会客厅,那么留一点时间,那个我们请鲍总给我们私募排排网的客户、投资者讲讲建议,或者说提醒我们的客户,投资应该要怎么来去做?

鲍际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说投资本身来说,第一就是你如果选择投资管理团队,我认为说,因为巴菲特为什么那么优秀?所有人比不了他活得长做得长,如果把这个东西拉长一点,那时间长非常重要。然后第二个一定是长期稳健长期稳定的。第三个我悟空主要是实现的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复利增长,只要你执行依靠比较长的时间,你会看到你的投资结果财富结果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所以简单去做数学推荐的时候是比较清楚的,如果每年赚15%,七十二法则五年就翻一倍了,其实很高的一个投资回报率,所以我们要一定是做一个长期的稳健的,能够见到复利结果的一个投资团队的一个考察。

李春瑜:由于时间的关系,与鲍总的访谈我们就到此结束了。想了解更多关于悟空投资的内容,大家可以下载私募排榜的APP,登陆我们私募排网的私募直营店,在线与我们鲍总或其他的同事进行交流。再次感谢鲍总做客,感谢各位客户的观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谢谢大家。

路演详情

本期看点:

熵增定律,超额收益原来是“增”出来的。
落袋为安,否则你的盈利只是账面数字。
挥泪斩仓,那些年的血泪教训你还记得吗?
房价贵?未来股价只会更贵。
投资是一场马拉松,坚持不懈才能喜笑颜开。

悟空投资成立于2009年5月,成立十年来坚守攻守平衡的投资之道,公开发行产品涵盖国内证券投资基金及全球宏观对冲美元基金;每年战胜市场,连续九年获得绝对正收益,多次获得五年期金牛奖、中国私募50强等重要奖项,业绩排名市场前列;独特的熵控网络投研体系,重视人与计算机的结合,投研团队专业、全面、稳定,与清华大学等高校在理论研究,算法应用,人才培养等方面紧密合作,共同开发人工智能交易系统,获得政府专项资金支持。

悟空部分荣誉:

2018年度金牛奖五年期股票策略管理公司

2018年度英华奖中国私募基金50强

2018年度英华奖五年期最佳私募投资经理

2018年度英华奖三年期最佳私募投资经理

2017年度金牛奖三年期股票策略管理公司

2017年度英华奖中国私募基金50强

2017年度最佳人气金牛私募基金公司

2019年度建行私人银行最值得信赖奖

主讲介绍

鲍际刚

深圳悟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基金经理/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特聘行业导师

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系,曾就职于黑龙江省建设银行、海南省建设银行;

1998年进入南方证券股份公司投资银行部、资产管理部,长城证券证券投资部、资产管理部,任职副总经理

2003至2006年低迷期仍然获得稳定的正收益,在2007至2008年清仓离场,成功避开了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

2009年创立深圳悟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职董事长,抓住了投资行业低潮期的战略机遇,公司的二级市场投资创立十年每年战胜市场,连续九年取得了正回报。

管理资产长期业绩跑赢大盘指数,在行业内具有“成熟、稳健、价值、研究”型投资人的美誉。